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

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新闻报道

如今看病不一样:全民医保惠农村 异地报销不再难

2017-09-23 06:36:05

成都汽车配件增值税普通发票,企业请致电微信13632444218张先生【长期合作,验后付款.价格优惠,欢迎咨询!<逃离> 第十八节.一个优美的梦

  




原标题: 如今看病不一样:全民医保惠农村 异地报销不再难

  

  这5年来,医改取得重大成绩,筑牢了覆盖13亿多人口的基本医保网,实现了建立分级诊疗制度、取消药品加成等重大改革突破,初步完成了搭建医改“四梁八柱”的阶段性任务。取消药品加成,推行药品流通“两票制”和高值医用耗材阳光采购,切实降低虚高价格,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,让民众能用上质优价廉的药品……这些变化,老百姓都有亲身感受――如今看病不一样

  住院收到玫瑰花

  ◆ 赵 慧(化名) 河北省阳原县 老师

  说起得病,还得从2003年说起。那一年陪丈夫去北京看病,顺便检查了自己的身体,结果被告知得了风湿性心脏病。

  当时医生建议马上手术。可是光手术费就要十多万元,当时我一个月只挣400多元,和丈夫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1000元,加上那时没有医保,根本负担不起这么昂贵的手术费,这还不包括检查、药物以及身体恢复所需的费用。所以病就这么拖了下来,为此我也离开了一线工作岗位。

  2015年,我又被发现得了子宫内膜癌。接受医生的建议,我到北京协和医院接受放疗。复查时,医生建议还是先做心脏手术,这样会对癌症的康复有帮助。所以我又辗转去阜外医院接受了心脏手术,万幸手术很成功。

  在这两家医院住院的时候,我感觉医生和护士都不错,没有感到平常人们说的那种医患关系紧张。协和医院放疗科的医生每次见到我,都很热情,知道我身体不好,都是主动为我搬椅子、倒水。有时候挂不到号,医生还主动为我加个号,让我来医院一次尽量把事情都办完。护士也很好。

  我记得有一个护士每次见面都笑嘻嘻的。放疗前需要做一些调查,她都是喊完名字就主动走到病人面前,帮助病人填写各种表格。还有一次放疗时正好赶上“三八”妇女节,护士们抱进病房好多玫瑰花,我以为是送给某个护士的,结果却分给当天住在病房的女病人每人一朵。这还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收到玫瑰花。

  现在看病容易了很多,尤其是医保,解决了不少后顾之忧。以往到北京的大医院看病,挂不上号是常事,现在都是网上预约,预约好了之后才到医院。为治病,我前前后后花了30多万元,医保报销了将近15万元,给家里减轻了不少压力,不然30多万元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负担。整个医保报销过程中,工作人员认真办事,也能耐心解答问题,大家都觉得舒心不少。

  眼下,我感觉身体正在恢复正常,皮肤也变得越来越好,也不再有过去那种休息不过来的感觉。总的来说,现在看病越来越方便,医保报销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大,报销比例也越来越高。

  本报记者 张一琪整理

  全民医保惠农村

  ◆ 董双全 湖北省洪湖市中医院 药剂师

  生在湖北省十堰市白浪镇农村的我,家里条件有限,对生病住院印象很深。

  小时候,父亲身体不好,生病住了好几次院。医院离家很远,父亲一住院,家里的生活节奏立刻乱了套。更糟糕的是,高昂的医疗费用让全家人愁眉不展。那时没有全民医保,村里大部分人看病都是自费,真是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。家里因病致贫,本应属于我的童年快乐烟消云散,现在想起那些苦日子还有很多酸楚。

  最近几年我经常回老家,发现村里的医疗条件有了大改善。以前的卫生站和私人诊所都没了,在距离村子不远的镇上,建起了气派的医疗卫生服务站,还配备了救护车,就诊环境也变好了。

  血吸虫病是我们那里的地方病,很多人深受其扰。去年过年回家,听说医院对血吸虫病提供免费检查和治疗,村里好多人都去看病了。起初我还不相信,就叫上父亲去医院查看,结果发现真有专门挂号的地方,把身份证给医生,马上安排抽血化验,真没花一分钱。当天下午就拿到检验结果,父亲的身体很好,一家人顿时很开心。

  前段时间,父亲腰痛得厉害,家里人带他去医院检查。医生给父亲照B超,说是有肾结石,不大,吃药就能缓解。于是给开了5盒药,一共250多元。对农村来说,这药确实不便宜。好在家人都参加了“新农合”,能报销40%,药费一下子减去了100多元。父亲打电话告诉我的时候很激动。

  这几天在广州工作的舅舅回村。以前舅舅每次回广州的家一定会带回很多药。他在广州生活压力大,小伤小病能不去医院就不去,能节省一点儿是一点儿。这次他却不再买药回去,因为现在医保可以异地结算,在广州买也一样。

  这些小事让我很感慨,有对比才能感受到进步。国家对于全民医疗体系的改善,确实下了不少功夫,我们都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获得感。我家所在的农村再也不会有“救护车一响,一年猪白养”“住过一次院,3年活白干”的困苦和心酸了。

  本报记者 叶 子整理

  异地报销不再难

  ◆ 姜忠涛 中建二局 退休职工

  2004年,我从单位病退,从北京搬到河北省三河市的燕郊居住。

  由于患有糖尿病,为了开药,我每个月都要开车跑到北京朝阳医院。后来我办理了医保异地安置,在燕郊看病,每月的费用需自己先行垫付,到了年底集中全年的单据交到单位,由单位再转至北京医保经办机构手工报销,一般每次要一两个月才能报销回来。那时,我就有个梦想,什么时候能够像在北京看病一样,直接刷卡就可以报销呢?

  像我这样的情况,其实很普遍。由于燕郊地区生活成本较低,距离北京又近,所以这里居住了几十万北京医保人员。他们中既有退休者,也有在职职工,平时看病多选择燕郊当地的医院。但由于参保地在北京,在河北和北京医保联通之前,这部分参保人员在燕郊看病属于医保跨省异地就医,需要先全额垫付,然后再走手工报销程序。

  能不能在医院实现直接结算呢?为这事,我们去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打听过。人家回复说,北京与河北两地的医疗保险在统筹层次、报销标准、物价项目和收费票据等方面均存在差异,实现异地就医持卡直接结算存在诸多困难,基金跨省监管也存在难度,所以即时报销暂时还实现不了。

  从全国来看,这个更是普遍现象:很多老人随着儿女的迁移离开故土,还有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选择到海南、云南等风景秀丽、气候宜人的城市置办房产,安度晚年。但由于他们在原籍所在地参加医疗保险,在居住地就诊所发生的医疗费用报销就成了问题。估计这样的问题解决起来的确很困难,慢慢地我也就不再为此焦虑。

  没想到没过多久,就听说了一个好消息: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推进,京冀两地人力社保部门在全国率先签署跨省医保直接结算协议,燕郊的医院与北京医保系统顺利联通。

  今年1月5日开通异地即时结算首日,我便兴冲冲来到燕达医院,拿着社保卡一刷,看病化验、药费等有关数据便直接上传到北京市医保中心实现直接结算。今后看病再不需要攒单子、拿回北京递交单据,长时间等待报销。结账时只付自己应付的部分就可以了,医保报销的部分则由医保部门和医院之间结算。如今看病可真是太方便了!

  本报记者 贺 勇整理

  看病越来越方便

  ◆ 李学忠 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小街镇积德村村民

  我老伴几个月前查出患有脑梗和肺结核,在昆明昆华医院住了两次院,包括县医院也住过,前前后后花了八九万元。现在有了“新农合”,国家给报销了4万元,我们自己出了约5万元。我们村叫积德村,从小老人就教育我们要做好事积德。要我说,最大的积德是国家的城乡医疗保险政策!

  虽说人吃五谷杂粮,得病难免,但像我老伴这样的重病,在农村谁家摊上都是场大灾难。有句话叫“救护车一响,黄金万两”,我是体会到了。老伴还小我两岁,现在手脚不利索,说句话也喘不过气来。住院那会儿,一看对账单,我的心就“扑通扑通”跳得厉害,不知道又要花多少钱。那都是成千上万的数字,我家能有几个千元、几个万元呀?

  要不是农民也有医疗保险,得了大病恐怕也只能在家等死了。除了医疗保险,还有对农村低保户的大病救助,连医药费自费部分国家也给报销一部分。我们村的张良德得了“不好的病”,治病前前后后花了20多万元。他儿子前些年做生意亏了,也不敢回家,家里还有80多岁的老母亲,还有孙子孙女。听说国家给他报销了10多万元。

  我记得10多年前刚开始实行“新型农村合作医疗”那阵子,村干部整天上门宣传动员,可大伙都不相信,也不愿参加。现在保费涨到每年100元,我们都争着交。对于独生子女户、“双女户”、低保户和残疾人,政府还减免保费。“新农合”政策是为咱农民着想哩!

  现在外地人在我们村打工,医疗保险的保费也在村里交,报销也在村里,不用再来回跑冤枉路。新的医保卡上都带照片,我们村在杭州打工的老乡得了病,在当地就能报销,看病越来越方便了!

  朱忠元整理

  三顾医生治感冒

  ◆ 孙海波 广东省珠海市 公务员

  两个月前,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重感冒。起初没当回事,头疼脑热的,见得多了,按照套路自己治疗,第三天没扛住,高烧不退,去了医院。

  10分钟出查血结果,医生看了看说,病毒引起的感冒,没事。开点药吧,退烧的、缓解感冒症状的,再加点儿中成药抗病毒,差不多了。抗生素就不开了,输液也用不着。感冒有个过程,不要太着急。

  将信将疑,烧得这么厉害,搁在以前,直接输液了。记得女儿不到1岁,两次门诊看感冒,都看成了住院输液,那样子想想就可怜。现在可好,医生主动说不用,我还嘀咕,这病能很快好吗?

  回家,凭借老经验,挑着服药。两天后,中烧低烧轮番上阵,还多了痰咳,人怏怏得没精神,第六天又找回医生,让认真再看看。医生说药基本还是那样,微调一下,估计是身体不比年轻时,恢复得慢。加个微信,有情况及时说。

  发烧止住了,咳来咳去不见好。就一天换一种药,中间又去复查。医生很肯定地说:药是对症,可能是流感,恢复慢。这样,一次重感冒,前前后后十多天才痊愈。

  去医院看个感冒居然这么久,放在以前那不得各种着急抱怨。记得前些年,凡高烧的感冒,医生第一时间就让输液,医院收入多啊。自己也不觉得有问题,好得快啊。后来觉得,老是这样动不动输液,还不把病毒给惯坏了?现在虽然痊愈得慢一点,可对身体的伤害小了很多。

  换位思考。医生接诊我3次,坚持基本判断和用药,没开抗生素、没输液,这得有强大的心理,蛮不容易的。估计在医生眼里,我就是一个过度治疗的标本,可他不好意思说,于是加了微信,释放出沟通的信号。重感冒的确需要一个治疗过程,这位医生为我考虑,虎狼药还是尽量不要用。可这也需要患者的理解,需要具备一定的医学常识。由此看来,医生和患者如果多一些沟通和信任,把各自想法敞开了,估计这治疗过程就会愉快一些。

  县医院越变越好

  ◆ 陈希国 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 退休公务员

  生老病死,人之常情,自然规律。退休后,我的身体逐渐转差,一天到晚不是这儿疼,就是那儿疼,大病小病总不断,隔三差五去医院。

  我们县医院前些年条件很差,房舍破旧,设备简陋,专业医生奇缺、看病很不方便。 2012年的一个夜晚,我突然腹痛不止。我家离医院走路要用1个小时,坐车也得10分钟。那时县医院还没有救护车,孩子们在大街上找来了一辆三轮拖拉机,我站在车斗里坚持到了医院。之后前屋挂号,后屋找人,看上病已经是凌晨两点了。大夫也没咋检查,只是简单看看,说是气滞造成的。还别说,这么一折腾,气通畅了,肚子竟然不疼了。也没确诊是啥病,稀里糊涂就回家了。

  最近这几年,县医院的变化可太大了,选新址,盖新楼,购置新设备,引进新人才,各个方面大有起色。今年9月的一天,我头晕很厉害,家人立即打120,不到10分钟救护车就开到我家楼下。到医院一查,竟然是脑梗复发,必须住院。经过县医院医护人员一周的精心治疗,我痊愈出院。

  如今我们的县医院不仅设备先进,医生的服务质量也很优良,费用也不贵。我住院一周,去除医保报销的部分,自己才花500元。可以说,现在看病不难也不贵。这是我个人的体会。



相关报道: 吉林塑胶增值税发票
相关报道: 海南正规增值税专用发票
相关报道: 工程机械增值税发票重庆
相关报道: 农产品增值税发票惠州

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新闻报道


新闻大观| 中新财经|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| 中新图片| 台湾频道| 华人世界| 中新专稿| 图文专稿| 中新出版| 中新专著| 供稿服务| 联系我们

分类新闻查询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